一个缘分,一个最好的安排,让我有机会出发到川藏,一个最接近天堂的地方。川藏,位于中国四川的北部,在于四川和西藏的交界,这个地方交通极度不发达。 如果从马来西亚出发,首先飞到成都,在成都转机飞到玉树,再从玉树用吉普车载上山路,最终方能抵达江玛镇里的一间寺庙叫江玛佛学院。

从玉树到江玛佛学院大概需时3个多小时,当年文成公主是第一位汉族公主被嫁到西藏的玉树。 当年2011年,玉树发生了大地震死了大约万多人,江玛佛学院里所收容的百多位孤儿,都是来自大地震的难民孤儿。

难得缘分,花了钱买了毕生难忘的经验

我们两位(我和 Andy Low)带着兴奋的心情准备远征位于川藏的江玛佛学院,我们想尝试用最经济的方式抵达目的地,经过考虑我们选择了坐长途巴士,需时长达16个小时的路程。 可是当我们去到车站,没有票了,而且需时不是16小时,而是32小时,骑虎难下的情况下,我们别无他法,32就32吧!

整个车途中,虽然我们并不好受,但是因为路途的风景优美如仙境,顿时让我忘掉了辛苦。

西藏

最接近天堂的地方,人类最向往去的地方

当巴士一路沿着山崖走,车中一直晃来晃去,更本无法平静的休息,因为这次是修行之旅,虽然好不辛苦,我也以快乐的心情去体验路途的艰辛。甚至当一到半夜两点至五点间,司机必须休息,司机就干脆把巴士停在黑暗的山崖边,车上必须关上冷气,在没有冷气的巴士中,开始闷热,外面又下着雨,无法入睡,一想到当时置身于山崖边,心中充满着恐惧,危险,我一直闭上眼睛,坐着一直念经,直到天开始亮起来,我才放下心头大石。

跟随我的朋友不习惯高崖气候,他有山崖症,路途中呕吐不停。 我们花了钱买了毕生难忘的经验,因为跟随的朋友生病了,我们决定回的时候选择坐飞机。

缘分来的时候你阻挡不了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记得在6年前图登多吉仁波切(活佛)第一次来访马来西亚,就在吉隆坡与他结缘,因缘让我们遇上了,结了一个好的因缘。这次远征江玛佛学院主要目的是参加江玛佛学院重建开幕典礼。

图登多吉仁波切上师就是江玛寺佛学院院长。借助这次的机会,我想顺便在江玛佛学院好好闭关修心几天,把身上的疲惫解除,重新注入正能量。

江玛佛学院的创办人华智仁波切曾坐在石头上脱衣,献身给蚊子,把自身布施给蚊子,供蚊子吸取他的血液。有缘来到这个地方,我一定要上山目睹这个地方,我唯有单枪匹马自己上到最高峰,因为随同的伙伴已经不适病倒,未能陪我同行。

藏族们起了一个红屋纪念华智仁波切,沿着路途步行,一路上都是广阔的草原,找不到一棵树,路途中还遇见野兔和野鹿,山路不难走,但很高,终于我还是到达目的地,我终于看到纪念华智仁波切的红屋,我甚至坐在华智仁波切曾坐着的石头上静坐,感受它当时以身体布施供蚊子吸取血液的正能量。 而且藏族的天葬地点位于江玛佛学院的半山,可是这次我无缘目睹天葬仪式。

世界无奇大,走出去体验不同的生活,感受当地的文化

除了出席江玛佛学院重建的开幕仪式,我还在哪里闭关修行,在这里居住的都是藏族。

在西藏,有一个文化,一旦家族里有个出家人(喇嘛)是件很光荣的事情,出家人一般称为喇嘛,身份到一个地位才可称为仁波切。 我在江玛佛学院待了4天,我很喜欢江玛镇,这里的藏族充满了人情味,对人的信任度很高,思想很纯朴。

他们对钱没有概念,他们喜欢买金王身上挂,当你看见他人身上挂上的金越多就证明他们越有钱。

这几天实在培增了我的心灵能量,我开心的和孤儿们玩在一起,体验藏族的文化,深入他们的生活,每个傍晚,他们会集合在一起,欢乐的载歌载舞直至深夜,乐开怀。

分享者:Goh Chin Aik
旅者:Goh Chin Aik & Andy Low

Comments

comments